1. <dl id='xuaxi'></dl>
      <acronym id='xuaxi'><em id='xuaxi'></em><td id='xuaxi'><div id='xuaxi'></div></td></acronym><address id='xuaxi'><big id='xuaxi'><big id='xuaxi'></big><legend id='xuaxi'></legend></big></address>

    2. <fieldset id='xuaxi'></fieldset>

        <i id='xuaxi'><div id='xuaxi'><ins id='xuaxi'></ins></div></i>

        <i id='xuaxi'></i>

        <code id='xuaxi'><strong id='xuaxi'></strong></code>
        <ins id='xuaxi'></ins>
      1. <tr id='xuaxi'><strong id='xuaxi'></strong><small id='xuaxi'></small><button id='xuaxi'></button><li id='xuaxi'><noscript id='xuaxi'><big id='xuaxi'></big><dt id='xuaxi'></dt></noscript></li></tr><ol id='xuaxi'><table id='xuaxi'><blockquote id='xuaxi'><tbody id='xuax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xuaxi'></u><kbd id='xuaxi'><kbd id='xuaxi'></kbd></kbd>
        1. <span id='xuaxi'></span>

            我也曾是陳念——一個被欺凌者的自白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女生憋尿被男生摁小腹_女生的鸡蛋长什么样图_女生的隐藏部位清新照片

            如果不是電影《少年的你》上映,我本打算永不翻起這段回憶。

            別人看的是故事,我看的是從前的人生。

            也曾純白,天真無虞

            和陳念一樣,我的傢鄉也隻是一座小小的城市。

            雖然生在小城,傢裡的條件也隻屬一般,可從小我的學習卻是父母眼中的頭等大事。

            好在學習對於少時的我來說,並不是太過艱難的事情。

            我的小學,是全市最好的幾個小學之一。憑著一點小聰明,受盡班主任的寵愛。玩鬧六年,竟也順利地考進瞭本市最好的初中,班級是最好的實驗班。

            班主任雖然嚴厲,但因我性格乖巧又剛好是她的課代表,故而待我比其他人苛責程度稍減一些。

            周邊的同學朋友成績都還不錯,或者說,我能夠接觸到的世界裡的同學,成績都還不錯。

            不至於到惺惺相惜的程度,彼此也都有著文人之間的尊重和交情。

            人際交往格外純粹。同學之間互相切磋、請教問題,唯一的追求是希望自己的成績能變得再好一點,如此而已。

            那時的日子平靜而明亮。

            如今回想起,我隻記得很炎熱的夏天,同學們都在教室裡安靜地寫著卷子。

            風向室內吹動著白色的窗簾,上面是紅色的八個大字——“學會做人,學會學習”。

            那時的我未曾懂得,當時覺得平平無奇的歲月,會是我日後無比懷念的曾經。

            初體驗,他人即是地獄

            我本以為,我會一直那樣平穩而向上的生活。雖然成績不至於是頭等,至少也是偏上的水平。

            我以為我會像從前在小學和初中一樣,進入一等的高中,一等的大學,然後在一群一等的好學生中間,做一個樂得自在的中等生。

            可生活總愛開玩笑。

            初中升高中時,我以3.7分之差,與實驗班失之交臂。

            盡管如此,我所在的高中依舊是全市最好的中學。

            母親本來想要支付轉班的費用讓我去到實驗班。

            可年少懵懂的我,隻覺得這是文人之恥,非要固執地憑實力考到實驗班。

            當時的我並不明白,“君子不立危墻之下”這個道理。

            環境對於人的影響究竟可以有多大,我用瞭三年的血淚去研究瞭這個課題。

            高中開學沒多久之後,我就發現瞭當時的班級氛圍與以往上學時不太一樣。

            從前在實驗班,大部分的人都是在主動學習,少部分對學習不感興趣的同學也隻敢偷偷地進行自己的違禁行為。

            而在當時的班級,情形卻是完全相反。

            班級裡最經常違紀的那個男生憑借著在男生裡的大哥形象居然當上瞭班長,班級一個月之內被全校點名多次,而我,也不再會因為成績突出而能夠被老師重視……

            這種氛圍我當時隻覺得哪裡不對勁,看不懂,卻也並未在意。

            “做好自己的就好瞭”,我想,“我一定要考進實驗班,那才是我本來應該在的地方。”

            高一結束時,生活又一次和我開起瞭玩笑。

            學校實驗班滾動考試,錄取線剛剛把我卡掉。

            而我所在的班級因為表現過差被拆,我被流放到瞭另一個班級,又換瞭一批新的同學。

            經過兩次落榜的打擊,我從前作為好學生的最後一點點驕傲也徹底蕩然無存。

            學習,學習,學習。

            我的世界隻剩下瞭這個詞。

            我未曾發覺,在我一個猛子紮進瞭書山題海裡誓要雪恥時,我周圍的環境已悄然發生瞭變化。

            隨著時間的流逝,班主任對於班級裡不學習的同學的處理方式由嚴管,到寬容,最後到瞭放棄,變成瞭“後面的同學小聲點,不要打擾導到學習的同學就好”。

            我竟不知從何時開始,70個人的班級,學習的人隻剩下瞭單隻手數的過來的程度。

            我也竟不知,對學業全情投入到無暇閑談,對小說漫畫美妝的不感興趣,竟成瞭他人眼中的高冷狂妄不合群。

            我更不知,在我埋頭苦學的同時,孤立和排擠我居然已經莫名成為瞭枯燥的高三生活中大傢默認的一件政治正確的事情。

            當著我的面故意說悄悄話,一邊瞟著我一邊掩著嘴笑的很明顯;

            路過課桌的時候把我的本子從桌面上打掉;

            在我回答完問題後,毫無顧忌地發出不屑的語氣聲;

            午休的時候我的雨傘傘筒被偷偷用膠水粘實,在下雨天的操場上,我淋著雨哭著把傘筒摔碎才把雨傘拿出;

            在我書包後貼辱罵性的文字,不知情的我背著它走瞭好久;

            最過分的一次,他們用強力膠水把我的書包拉鎖徹底粘死,我甚至無法把做作業用的書本背回傢……

            除瞭他們,還有那些嗅覺敏感的,明哲保身的,沉默的大多數。

            那些陳念口中提到的,旁觀這一切發生卻對此熟視無睹的“懦弱的人”。

            這些我都選擇瞭默默忍受。

            我不想讓父母擔心,其實,更怕他們傷心。

            倘若他們知道自己乖巧的女兒正在他們以為安心學習的校園裡承受著校園暴力,他們肯定會心如刀絞,而我不希望他們傷心。

            總有人會覺得我很傻,為什麼不去找老師。就像電影裡那個女警察問陳念一樣,“你為什麼不報警?”

            你以為,我沒有做過嘗試麼?

            我曾向權威求救過,可得來的隻是失望

            隨著事情的逐漸失控,我終究是轉向去求助他人。

            因為不想讓傢裡擔心,我去找的是班主任——那個第一次當班主任的男人。

            他的第一反應是不相信這件事情有我所說的那樣嚴重,隻覺得大傢不過在和我開玩笑。

            多好笑啊,這臺詞,簡直和電影裡魏萊說的一模一樣——

            “我們在和她開玩笑呢”。

            大概是為瞭照顧下我這個班級裡為數不多的幾個學習的學生之一的感受,班主任在班會上特意談到瞭這件事情。

            語氣嚴肅卻無關痛癢。

            而他處理之後帶來的,是我比從前更加猛烈地被攻擊和嘲笑。

            在電影院,當看到陳念對警察講出瞭校園霸凌的真相後,幾個女生瘋瞭一般報復她叫囂著“你不是找警察嗎”時,我的眼淚瘋狂地流下。

            “你不是找老師嗎?”

            “你不是有老師給你撐腰嗎?”

            “你接著去找啊!”

            我看著那個被撕毀衣服的陳念,像看著當時絕望的自己。

            班主任私下裡找我談話,大意是我要和她們搞好關系,別隻顧學習。

            “人傢為什麼不找別人,隻找你?”

            陳念被質問為何不報警時說,“誰能幫我?是那些問為什麼是你而不是別人的人嗎?”

            而我,也是從那一刻開始,對班主任感到瞭失望,放棄瞭官方機構能夠對我提供幫助的幻想。

            暴力,最後還是采用瞭暴力的方式解決

            那段時間,我每天做作業至凌晨一兩點,躺到床上也會輾轉反側地失眠到五點多,七點左右便起床去學校開始又一天高強度的學習。

            白天一邊學習,一邊還要承受著來自周圍人的冷暴力,晚上還要在父母面前強顏歡笑地演戲。

            老實說,當時的每一天我都覺得自己可能要倒下。

            可我不能倒下。

            “高考”,是當時我得以用精神支配肉體的唯一信仰。

            時間距離高考一天一天臨近,學業的壓力和周遭的暴力讓我幾近崩潰。

            無奈之下,我向同在一個學校的表哥求助。

            本來也隻想讓他和欺負我的人好好談談,不要再打擾我學習瞭,卻未曾想一向性情溫順的表哥聽完後瞬間情緒激動,直要沖到我們班揍那個帶頭的男生,我隻得緊緊環繞住他的腰,才能勉強拉的住一米八的他不去沖動行事。

            “別去,別去。”

            我怕的不是別的,我最怕的是表哥像電影中的小北一樣因為我而被牽涉其中。

            他的成績那麼好,是可以沖刺211、985名校的苗子,他的高三不容許犯錯。

            不然我會恨死自己。

            可表哥還是趁我不註意的時候,帶著幾個哥們直接殺到我們班門口把那個帶頭的男生叫瞭出去,進行瞭一次男人之間的談話,算是最後的警告。

            那次之後,他們再也沒有找我的麻煩,我得以僥幸捱到瞭高考。

            被暴力的我,最終竟然也是以暴力威脅待人。

            少年的惡,恐怖在其惡的單純。

            成年人的惡,往往因恨生惡。而少年的惡,可以沒有任何來由,也可以隨便一件事都成為惡的來由——

            因為你沒有和她們一樣,化妝燙發看小說,太不合群;

            因為你成績好瞭,而她們成績不佳,心裡不舒服;

            因為你沒有與她們搞成小團體……

            這些理由聽來近乎是一些雞毛蒜皮。

            卻也正因如此,少年的惡才更加難以被發現和引起重視。

            少年的惡,恐怖在其對後果的無知。

            作惡的少年,會把自己的惡行合理化為“開玩笑”,會把團體對他人的傷害平均為“自己並沒有做什麼”。

            就像打群架在出人命之前,每一個出拳的人都不會感到過火。

            就像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會覺得是自己的責任。

            少年之惡,恐怖在其殺人誅心。

            相比於給人帶來直接的肉體傷害而使自己置身於犯罪的風險當中,受過教育的少年,往往會采用“暗”的方式。

            在校園、班級這種封閉的場合,“孤立”對人的傷害可以被發揮到極致。“敵人”會幾乎精神崩潰,而自己卻手不沾血。

            沒有可以拿來被定性的證據,才更加陰冷和卑鄙。

            原諒我直言,當看到電影裡那個帶頭校園欺凌的女生死去時,我的內心是有一絲不光彩的痛快的。

            那也是我曾經閃過的邪惡念頭。可如今,我不會犧牲自己去做報復她們的錯事。

            七年前,我以班級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之後再也沒有見過她們。

            對於她們,我永遠不會原諒。

            也希望這一輩子,都不要再見。

            電影裡,陳念一直在反復地說著一句臺詞——“我一定要去北京”。

            此刻,我正坐在北京這座城市的某個角落裡,

            寫下這篇文章的結尾。